枫千辰

已删LOFTER,缘见

接之前的通知

     狐惑我已经转给 @白临 太太写了

    望周知

【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通知

     各位关注我的宝贝们,因为某些原因,我要卸载LOFTER了,所以狐惑是更不了了,各位如果想取关就取关吧,别让我占了你们的列表,如果有有兴趣的太太可以拿走梗和之前的文章,发之前找我说一下并在发文的时候标明就行。如果是想要我自己想的后面的剧情可以私戳我,想自己写也可以,但是必须是周叶纯食。
      我知道我的文笔很烂,狐惑这篇文也没有多少人喜欢,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帮我接着写下去,后面三天我会等等看有没有人想要这篇文,最后致歉。

【占tag致歉】

【周叶】狐惑(10)

*ooc严重
*渣文笔,见谅
*请谨慎入坑
*人物虫爹的,剧情我的

        叶修和周泽楷起来后没多久,苏沐橙便到了。
       “叶修哥~”苏沐橙笑眯眯地看着面前许久不见的人,心中满满的都是开心。
       真好呢,叶修哥有救了,而且……苏沐橙看了看不动声色地护着叶修的周泽楷,笑的愈加灿烂。
      “沐橙,这次要麻烦你了。”叶修伸手揉了揉苏沐橙,软乎乎的头发很是舒服。
      “没事的。”苏沐橙用意味深长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扫视着,“所以……叶修哥你是准备嫁给魔尊殿下了么?”
      “噗~咳咳咳……”叶修一口茶喷了出来,周泽楷立刻伸手帮叶修顺气。
     “咳……嗯。”缓过气来的叶修轻轻应了一声,眼神游离。
      苏沐橙笑吟吟地对周泽楷说道:“希望魔尊殿下好好照顾叶修哥啦~”
       “嗯……会的。”周泽楷点头答应。
       叶修看着无视当事人的两位,有些无奈:“喂喂,我可还在这儿呐!”
       结果苏沐橙只是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又继续和周泽楷说着什么,并且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副欣然的微笑。
       没过多久,喻文州便到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叶修上仙好啊!”李轩笑着和叶修打了个招呼,一旁的吴羽策也微微点了点头。
       “欢迎欢迎,随便做啊。”叶修笑眯眯地回道,然后顺势拿出烟杆,准备抽几口。结果烟嘴还没有到嘴边就被周泽楷拦下了。
       “前辈,抽烟,不好。”周泽楷强势的拿过烟杆,收了起来。
       “小周你……你就让我抽一口,就一口成不?不抽烟哥难受。”叶修脸上的表情由震惊转为可怜,然而魔尊殿下毫不动摇。
       见周泽楷一副死也不给的样子,叶修咬了咬牙,也不管周围有人,站起身来凑到周泽楷耳边,轻轻啃咬了下有些冰冷的耳垂。在察觉到身旁的人僵了一下后,叶修魅惑横生的笑了。
       “小周,把烟给我好不好?给我的话……今晚就随你处置。”刻意拉长的语调带着些暧昧,叶修头一次将自己的媚术发挥了个十成十。
        “不。”周泽楷原本有些迷离的眼神瞬间清明。开玩笑,处置叶修,以后有的是机会。抽烟?呵,绝对不行!
        “看来上仙,碰到克星了啊。”喻文州依旧带着温柔得体的微笑,一派温润公子的作风。当然,前提是忽略他眼中的促狭。
       “呵呵。” 叶修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缩回椅子上嘲讽的笑了两声。
       不一会儿,黄少天带着韩文清也到了。
       黄少天一落地便扑到自家爱人身边,而韩文清则用冷厉的眼光扫了自己的宿敌两眼后便安静的黑着脸坐在一边喝茶。
       几乎是同时,一道红色的流光冲了进来。
       唐柔也到了。
       “行了,人到齐了,我们准备开始吧。”喻文州起身说道。
       “不,还有一个。”唐柔脸上难得有些其他的表情。她转头有些歉意的看着叶修:“我不小心把事情告诉他了。”
       叶修闻言觉得内心有些无力,无奈的开口道:“等会儿你们看到什么都别惊讶啊。”
        话音刚落一道玄色的影子便从店外扑了进来。
        “混账哥哥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敢瞒着我!”小小的玄狐扑向叶修顺便还亮出了自己的爪子。
        白色的狐尾伸展卷住了玄狐。叶修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舒展开来。
        “脾气这么暴躁可不好啊,笨蛋弟弟。”叶修看着挣脱不开的玄狐,心中某处有暖意涌出。
        “混账哥哥,快放开我!”玄狐死命挣扎着,终于找到了一丝破绽,并从叶修的束缚中逃了出来落到地上。玄色流光闪过,一个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人影显现,唯一不同的便是衣服和那人身后九条玄色的狐尾。
        “我去我去我去!这什么情况?!你们怎么长得一模一样啊!不对,尾巴的颜色不一样啊……叶修你赶紧解释一下,快点快点啊!”黄少天左右看看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
         “少天别急啊。”叶修走到和自己长得一样却一脸“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混账哥哥”的人的身边,“介绍一下哈,这位是青丘玄帝叶秋,我的双胞胎弟弟。”

【周叶】狐惑(9)


ooc严重!私设如山!谨慎入坑!

——————————————————————

       眼睑轻轻颤动,长长的睫毛也随之抖动。周泽楷醒了,但并未睁眼,他记得昨天叶修答应了自己。

       这一定是梦吧。周泽楷依旧闭着眼,翻了个身,想接着那个让自己开心的梦继续做下去,却在感受到身旁与以往不同的触感后猛然愣住。

       周泽楷睁开眼,浅色的瞳孔中波澜四起。小心翼翼的转了个方向,日思夜想的人正静静地躺在面前,呼吸清浅绵长。紧闭的眼眸让眼尾处的上挑更加明显。

      周泽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犹豫了许久才伸出手慢慢接近叶修的脸庞,生怕这些只是一场真实的梦境,一个不小心的触碰就会使其破碎。

      修长的手指最终还是碰上了叶修的脸庞,停顿片刻后从脸颊滑上眼尾。

      周泽楷的手有些颤抖,原来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想到这儿,周泽楷手臂一展将叶修搂进怀中,如果不是怕叶修睡得不舒服,周泽楷真想把叶修揉进骨子里。

      毕竟还是六界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尽管周泽楷已经很小心了,但叶修还是被弄醒了。

      周泽楷看着怀中的狐狸伸出爪子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抬头冲着自己绽出一抹笑:“小周早啊~”

      因为是刚刚睡醒,叶修的声音没了昨日的魅惑,而是变得软糯糯的,还带着些鼻音。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前辈,昨天……”周泽楷期盼的看着叶修,手上的力道有些加重。

     “昨天?昨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啊,倒是小周你非要让我陪睡来着。”叶修一本正经的说着,内心其实早已经笑翻了。

      周泽楷闻言整个人都灰败了,手也开始往回缩,头上的呆毛也变得萎靡不振。

      就在周泽楷准备找个地方默默的安抚自己的伤口时,胸膛处传来一连串震动。一低头,便看见不停抖动的发顶以及耳边止不住的闷笑。周泽楷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将叶修拉到与自己平视。

       “前辈?”你答应了,对吗?

      叶修脸上依旧带着笑:“小周现在变得很厉害嘛,在我的媚术下还能保留记忆,啊—哈哈哈……我……哈哈……我答应了……哈哈哈哈……小……小周,别……哈哈……别挠了……哈哈哈……”

       叶修被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周泽楷抓了几下腰际的软肉,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待周泽楷停手后,叶修已经整个人软在了周泽楷的怀中。

       “叶修。”周泽楷紧紧抱住怀中的人。

       “嗯,我在。”叶修顺势将头靠在了周泽楷的肩上。

       “别离开我,否则,会死。”周泽楷眼中寒芒闪过。叶修,既然你答应了我,就别离开我,否则我会杀了你,然后拉整个六界为你陪葬!周泽楷将嘴凑到叶修白嫩的的脖颈处,略显尖利的牙齿缓缓摩挲着。

       “好。”叶修动了动脖子,将脆弱的地方完全暴露出来。

       牙齿突破了薄薄的皮肤,艳红的液体流出,一滴不剩的被纳入罪魁祸首的口中,下一秒,伤口便愈合了。

       “嘶,小周你下口真狠啊,疼死哥了。”叶修伸手抚过本应是伤口的地方笑道。

       “对不起。”周泽楷低下头,蹭了蹭叶修的脸。

       “没事。”叶修摸了摸周泽楷的头感受着对方传来的歉意,“龙族的契约还真是霸道啊,竟然能强行联系起我们的感受和心绪。”

       “前辈不想,可以断开。”周泽楷看着叶修。如果你不想,我不会强求,只要你高兴就好。

       “唔……算了,就这样也挺好的,还有啊,小周你不用老叫我前辈。”

        “那……叶修?”

        “行吧,就这样吧。”叶修离开了温暖的怀抱,“文州传讯来说过会儿沐橙和老韩回来,我去等他们。”

        “嗯,一起。”周泽楷现在心中满是甜蜜,一刻都不想和叶修分开。

        “嗯。”

      

【周叶】狐惑(8)

把(8)和(9)重发了一下,之前(8)被屏蔽了,结果今天心血来潮想着把(8)改一改也许能发出去,结果就删了一句话就能发了……(所以我到底为什么现在才改……)

ooc严重!私设如山!谨慎入坑!

——————————————————————

        周泽楷轻轻的抚过叶修的脸颊,修长的手指一寸寸的仔细的描摹着那刻入心尖的面容。

        毫不迟疑的伸手凝出刀刃,再靠手腕处划开一道口子,血液争先恐后的涌向池中。

        周泽楷回忆着喻文州说的方法,将伤口凑到了叶修唇边。

         昏迷中的叶修被血腥味刺激,好看的眉皱起,淡粉色的唇微抿,艳红的血液无法进入,沿着唇线流下,滑过脖颈,锁骨,前胸,最后没入及腰的水中,浸散出一朵妖冶的花。

        周泽楷看着没入水中的血液,沉思了片刻,抬手将伤口凑到自己嘴边,瞬间血腥充斥着口腔。周泽楷慢慢靠近叶修,唇与唇贴近,艳红从缝隙处流出,流淌蔓延,妖冶异常。灵活的舌尖撬开牙关,将口中血腥尽数送入对方口中。

        “唔……”细微的嘤咛自唇间溢出。叶修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周泽楷的俊脸,然后便是唇上的温热已经口中让人无法忽视的浓重血腥。

        叶修想推开周泽楷却发现自己一丝力气也没有,只能勉强咽下口中血腥,微微的移开了唇。

        “唔……小周,你先……松开……松开我。”叶修断断续续的吐出话语。周泽楷闻言有些不舍的移开了唇,慢慢站在一边,一向没什么情绪的眼神灼灼发烫。

        叶修靠在池边微喘,墨发散乱,摄魂夺魄,好久之后叶修才恢复常态。

        叶修直起身子,缓步从池中踏出。流烟闪过,一袭黑色长衫罩住了叶修。

        “小周啊……”叶修眯眼笑的明媚。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

        “喻文州送我来的?”叶修询问道。

        “是。”头上呆毛晃了一下,有些沮丧。

        前辈在关心喻文州么?周泽楷面色不变,内心深处却在翻涌着醋意。

        “那他去哪儿了?”叶修继续追问。

        “不知。”前辈是我的,一切可能有阻碍的因素都要被抹杀。

        【小周不高兴了,小周有小情绪了,哼╯^╰!】

          叶修眼神乱瞟,突然面色一变。

          “把手给我。”叶修要求道。

        周泽楷疑惑的将没受伤的手递给叶修。叶修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另一只。”

        瞬间魔尊殿下飞快的将手藏到身后,一脸的不情愿,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

        “小周,听话,把手给我。”淡金色染上瞳孔,媚眼如丝,魅惑天成。声线软化了些许,如猫爪般一下一下的勾挠着周泽楷的心尖儿。竟是青丘的魅惑之术。

        若是其他人对周泽楷施展此术,就算同为九尾狐,他也断然不会中招,奈何面前的这只是他想放在心尖儿上疼爱的人,所以……唉~

        周泽楷乖乖的伸手。叶修满意的握住修长的手伸出舌尖舔过伤口,寸许长的伤口立刻愈合了。

        叶修眉眼微微弯了弯,端详着自己的成果。两只手叠加在一起,晃得人有些失神。

       正准备松开交握的手,却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包裹住,温热的触感从之间直达心底。

        “小周你……”叶修无奈的看着面前一脸乖顺的周泽楷满眼宠溺。抬起空着的手揉了揉已经比自己还高上几分的人,轻轻叹了口气。

         “前辈……”

         “嗯,我在。”叶修应道。

         “前辈,我的。”周泽楷将头埋在叶修的颈窝,闷闷的说。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后颈,痒痒的,湿湿的。叶修知道这是周泽楷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心下宠溺又涨了几分。

         “嗯,你的。”虽然对方中了媚术,清醒后也许会什么都不记得,但叶修还是认认真真,一字一句如立誓般回答道。

        看来自己是栽了。叶修无声的笑着。也许从初遇开始就栽在这个人身上了吧。
          

【周叶】狐惑(7)

ooc严重!谨慎入坑!

一个期中考试还要弄个模拟考试,我也是呵呵了。。。

只能说学校真会玩。。。玩死我算了。。。【生无可恋的眼神】

本篇小周登场!!!撒花!!!٩۹(๑•̀ω•́ ๑)۶

———————————————————————

       魔界魔宫,周泽楷站在宫门口,江波涛则立于身侧。

       不知过了多久,荧光流转,两道身影渐渐显现。当身影变得凝实的那一刻,周泽楷伸手接过喻文州怀中的人。

      “看来少天已经知会过你了。”喻文州依旧带着笑意,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于色的淡定,如果忽略那不动声色到处搜寻的眼神的话。

      “嗯。”周泽楷将叶修搂进怀中,让他把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然后用手轻轻拂去叶修额上不停冒出的冷汗。

      喻文州见周泽楷有想走的趋势,赶忙开口:“记得按我之前说过的方法缓解他身上的魔气。”

      “知道。”周泽楷横抱起叶修,抬脚向殿后走去。

      “殿下让我告诉白泽大人,您想找的人已经去了天界。”江波涛立于喻文州身前,不紧不慢地说道。

      “多谢。”喻文州微笑着道了谢,抬手结印,破开空间。阴寒之气溢出,竟是通向冥界的通道。

       喻文州没有一丝迟疑,抬脚跨了进去。

        “恭送白泽大人。”

—————我—是—分—割—线——————

          周泽楷抱着叶修径直走向魔界特有的寒池。

          怀中的人紧紧贴着周泽楷的胸膛,体温竟是比体质属寒的魔尊殿下还要低得多。

          周泽楷不由的将叶修抱紧了些,入手处尽是柔软。叶修看着身形修长,但其实除了锁骨显眼之外,其他部分都软绵绵的。

        不多久,周泽楷就带着叶修来到了寒池。

         魔界寒池是自然而生,被周泽楷强行挪入魔宫中央,只为了调节魔宫的温度和湿度。

        叶修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进入真正的寒池中,于是周泽楷便提前另外开辟了一个稍小的池子,将寒池中的水引入其中,只供叶修使用。

        周泽楷小心地将叶修的衣物依次褪下,黑色的花印如附骨之蛆攀附在肩胛之上。当最后一件衣物也被褪下时周泽楷浅色的瞳孔化为了金色,呼吸也稍显急促。

       喜欢的人如此安静乖巧的躺在自己的怀中,换谁都把持不住吧!

       周泽楷克制住内心翻腾不止的冲动,咬咬牙,慢慢将叶修放入水中。

        入水的瞬间,魔气从印记中喷薄而出。周泽楷冷笑,抬手便将已经接近实体的凝实魔气打散消失。竟敢借叶修的灵气壮大自己,简直找死!

        周泽楷眼中金色越发耀眼,如果有熟识的人在旁一定会有多远跑多远,因为这表示着魔尊生气了。

        手慢慢握紧,指节突出。周泽楷周身魔气四溢,甚是骇人。

         最好别让我逮到你,否则…………呵!

         周泽楷看着眼前羸弱的人,怒气蔓延。

【周叶】狐惑(6)

鉴于最近要考试,所以更的很少……(我也不想酱紫,学校为了考试提前三个星期开始复习,我都没工夫写文了,害得我要上课的时候悄咪咪地写,还差点被老师逮到……)

还是那句话,ooc严重!谨慎入坑!

最后说一句,我只有周六晚上才能拿到电子设备(就是手机和电脑),所以我是先在本子上写然后才写到手机或电脑上发的,所以麻烦各位大大体谅一下我可怜的打字速度……qwq

本章有微喻叶,情节需要,不要介意哈~本文坚持周叶,不拆cp!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尽快撤离!

———————————————————————
       “两位早啊~”日上三竿,叶修才从楼上慢悠悠的晃荡下来。

       “早什么呀,都快中午了。”陈果叉着腰,翻了个白眼。

      “果果,叶修身上有伤。”唐柔开口,意图想让陈果对叶修稍微温柔一点。

      果然,陈果听到后立刻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伤?什么伤?伤哪儿了?怎么受伤的?是不是那些想调戏你的人干的?我去烧了他们!”陈果一副只要你敢说我就敢烧的样子让叶修内心软了一下。

     “没事,不严重。”叶修踏下最后一级台阶,慢慢走到柜台后。

      “真没事?”陈果狐疑。

      “真的没事,老板娘你要相信我。”叶修窝进了柜台后的椅子上,一脸认真。

      陈果闻言便去其他地方闲逛,顺便听一听八卦。

      见老板娘离开,叶修便不再强撑,脸色立即变得煞白。

      “唔……”闷哼从唇间溢出,白皙的手指用力的抓紧椅子扶手,漂亮的指节已经泛起了青白。

      “叶修!”唐柔没忘压低声音,小声唤道。

      “小……小唐……,快去……去找喻文……文州……”叶修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

      “我来了。”温柔的声音响起,喻文州走到柜台后,将叶修打横抱了起来。

     “文州……你这样……少天大大会来……杀我的……”叶修痛得说话都说不完整了,却还有心情调侃。

     喻文州抱着叶修跟着唐柔向叶修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回答:“少天不在,不用担心。”

     “啧……”叶修继续作死,“你这是要背着少天大大找我做情人吗?”
     
      “是你的话,未尝不可。”喻文州将叶修放到了床上,并将叶修的衣物褪至肩胛处,让印记暴露在空气中。

      “嘶——”因衣物摩擦产生的疼痛让叶修倒吸了口凉气。

      喻文州看着如羊指白玉般的背上明显扩大的印记,眉眼间尽是凝重。

      “那迦的魔气已经压制不住了,现在只能带你去魔界了。”喻文州小心地将叶修的衣服穿好,转头看向唐柔,“劳烦唐姑娘跟老板娘解释一下了。”

      “嗯,交给我吧!”唐柔点头应允。

      喻文州扶起已经接近昏迷的叶修,周身萦绕起点点莹白光芒,接着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周叶】狐惑(5)

ooc严重!谨慎入坑!

本篇有喻黄

顺便预警,脱衣二杀,喻文州!(就扯开了个衣襟……毕竟少天还在旁边,不能太放肆啊,嘻嘻嘻嘻)

———————————————————————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最近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而且绝对和叶修有关。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啊呸,月白风清的夜晚,我们亲爱的少天大大决定跟踪喻文州。

     然而黄少天忘记了喻文州的真身是神兽白泽,手中更是握有掌控天下精怪的白泽精怪图,只要有异兽靠近那图便会有所感应。更重要的是,黄少天忘了自己的真身是金乌,,所以……【请自行脑补一个行走的灯泡💡】然后,他就被喻文州发现了,再然后他就跟着喻文州一起去了。

    【喻文州:没办法,不想对少天太严呢*^_^*】

    【叶修:啧,这是在秀恩爱么?老板娘,来烧了这对狗男男。】

   【陈果:……】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叶修你怎么说话呢?有本事来跟我PK啊,在哪儿放嘴炮有什么意思!】

     “来了?”叶修立于楼顶,对着来人说道。

     “嗯。”喻文州应了声,“前辈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我需要你的真元。”叶修开门见山地说道。

      “老叶,你要文州的真元做什么?”被缩小的金乌从喻文州的怀中扑腾出来,把三丈范围内照的亮如白昼。

      “哟~少天也来啦,正好好久没吃烧鸡了,今天我就开个荤吧~”

      “靠靠靠靠靠!叶不修你说谁是烧鸡呢?!”黄少天化为人身,作势要扑向叶修。

      “少天别闹。”喻文州喊住了黄少天,转头看向叶修,“灵力消失的如此之快,又需要我的真元……前辈这是……中了往生咒?”

      “不愧是神兽白泽啊,这都被你说中了。”叶修笑眯眯地抽了口烟。
 
      “不是吧?!竟然有人能给叶不修你下往生咒?!快快快,跟我说说是谁干的,谁……”声音戛然而止,黄少天发现自己光是张嘴,却不能发出声音了。

      “少天你还是安静一会儿比较好。”叶修捏了个决,笑的一脸“和蔼”。

      “少天要是有什么话过会儿单独跟我说吧。”喻文州摸摸快炸毛的金乌的头,并搂进怀中安慰。

      “五种真元你已经找了几个了?”

      “已经找了你和唐柔,加上我自己,一共三个。而且,我需要六种。”

      闻言,喻文州一向带着温柔微笑的脸上闪过凝重,上前几步,伸手扯开了叶修的衣襟。

      “喂喂喂,别动手啊,你家少天可在旁边看着呢!”现在见面都流行脱对方衣服么?叶修默默吐槽。

       “九婴和……那迦?!”喻文州探知着曼陀罗印记上的气息,很快便判断了出来。

        “文州大大很厉害嘛~”叶修将衣物随意地拢好。

        “如果是那迦,那就不能找张新杰了。青龙属木,和那迦的魔气遇上只会让你死的更快。看来只能去找魔尊了。”喻文州思索了片刻又开口道,“九婴的话,只有去找谛听了。他在修罗炼狱里这么长时间,真元应该会有克制之效。”

         “我也是这样想的。”叶修赞成的点点头。

         喻文州将黄少天缩小抱在怀中:“我和少天会暂时留在这儿,可以的话,把苏沐橙找来吧。六种真元,需要她来串连 ”说完,便带着少天消失在夜色中。

        “唉,真是麻烦呢……”叶修悠悠地抽了口烟,翻身落了下去。

——————————————————————

小小的脑洞:

      “不是吧?!竟然有人能给叶不修你下往生咒?!快快快,跟我说说是谁干的,谁……”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喻文州搂过黄少天,用吻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唇,并用柔软的舌尖细细地勾勒对方的唇形。

       【黄少天:(#/。\#)】

       【喻文州:(*^_^*)】

       【叶修:……要瞎了……我在这儿是不是有些多余……】

【周叶】狐惑(4)

ooc严重!谨慎入坑!

本文坚持周叶,后面可能会有微喻叶或韩叶,但并不是本文主要走向,so……看到了……表打我……QwQ

看完这篇千万不要来打我,保护作者,人人有责……【一溜烟跑远】

———————————————————————

       大街上,唐柔和叶修避开了人群,拐进了一个略显偏僻的小巷。

       “你是叶秋还是……叶修?”唐柔冷不丁的开口。

       “少主不妨猜猜看呢~”叶修停下脚步,斜靠着巷壁。六界交汇处夕阳的余晖洒在叶修的身上,为本就不俗的容颜镀上了朦胧的金边。

       “你是叶修。”唐柔肯定的说道。

       叶修微微挑起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味深长。

       “看来我是说对了。”唐柔眨了眨眼,“终于让我说对一次了。”

       “可惜猜对没有奖励啊。”叶修眼眸弯了弯,笑意在淡色的瞳眸中氤氲。

       “我可不用奖励,能说对一次我就满足了。”唐柔突然话锋一转,“你现在不回青丘么?”

     “我还有其他事要办,暂时不方便回去。”叶修垂下眼睑,遮挡住眼中本就不易觉察的波动。

     唐柔沉默了片刻,私是感到叶修身上的异常,上前一步,伸手扯开了叶修的衣襟。

     唐柔的动作太突然,叶修无力阻止,只能任由唐柔为所欲为。

     暗色的衣襟很容易的便被扯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小巧的锁骨随呼吸的频率一起一伏,背部漂亮的肩胛骨上,黑色曼陀罗花印记妖冶而又狰狞。

     “这是……往生咒?!”唐柔愕然,“你……还剩多少时间?”

     唐柔知道,中了往生咒的人一般会立即毙命,但如果实力或血脉够强,便可以再撑一段时间。

     叶修的实力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再强大也会有油尽灯枯的时候。就拿现在来说,叶修已经躲不开唐柔的动作了。

     “应该还有半年吧。”叶修将衣服整理好,拿出烟杆抽了起来。

    “用于解咒的五种真元你拿到了几种?”

     往生咒并不是无法解除,只是需要的东西很难拿到。不过对于叶修来说并不是问题。

     “除了我自己的,就只有你的了。”叶修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而且,不是五种,是六种。”

     “六种?怎么可能?!”唐柔很是吃惊。解除往生咒需要凤族和龙族的力量镇压,辅以白虎的杀伐之气,并用白泽和九尾的灵气中和。到底是哪里来的第六种?

     似是发现了唐柔的疑惑,叶修缓缓开口:“这个是两个人同时下的,其中有一个是九婴,所以我还需要谛听的真元。”

    “我可以给你我的真元,但剩下的你要怎么办?”

     “一个个找吧。”叶修转身向着巷口走去,“还有半年呢。”

【周叶】狐惑(3)

ooc很严重!

本文坚持周叶,可能会带一点喻黄和双花,誓死不拆cp!!!

——————————————————

    “不然老板娘你要让我去送茶水吗?”叶修轻飘飘的一句话成功的让陈果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了的陈果回忆起前一天让叶修去送茶水的场景。

    那时叶修还未将茶水放下,白皙的手腕便被扣住,然后那桌的客人便问叶修是不是欢楼里的小倌,能不能陪他喝一杯,再然后……再然后还没等叶修开口,陈果便一把火把人烧了出去。如此反复几次后,叶修就很干脆的窝进了柜台,就是不出去送茶了。

   “算了算了,你就好好的呆在这里吧。”陈果无奈,小声地叨咕道:“红颜祸水!”

    叶修好歹也修炼了多年,耳力自是不弱,于是陈果的话便一字不落的落入叶修耳中。

    叶修眼角抽了抽,拿起烟杆抽了起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真是奇怪了,好端端的一个斗神,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呢?”陈果想起最近几天听到的消息,随口说道。

    “不知道,也许回家成亲生崽子去了呗。”叶修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老板娘,我出去走走。”

    “去吧……等会儿!”陈果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度。

    “怎么了?”叶修有些疑惑。之前不是一直催着自己要多出去逛逛的么?现在这是反悔了?

     “等柔柔回来让她陪你一起出去。”陈果回忆起叶修被调戏的那几次,瞬间便脑补出叶修一出门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的场景。

     “好吧。”叶修仿佛被抽了骨头一般,又摊回了椅子里。

     陈果看着一脸享受的抽着烟的叶修,眼神复杂。

    为什么这么好看的脸会是一个男的,而且还是一个小妖精,更重要的是竟然还自带嘲讽。陈果扶额叹息,简直浪费资源,暴殄天物!

    对于老板娘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妖,叶修认为一定是老板娘修炼不够,所以才看不出自己其实是一只九尾白狐。

    【陈果:……没认出来怪我吗?六界之中有谁能看出一只九尾狐的变化吗?

      苏沐橙:我可以哟~
   
      周泽楷:……我

      喻文州:我。*^_^*

      韩文清:我。

      叶秋:还有我!
  
      陈果:……你们欺负人qwq

      唐柔:果果,我也可以。

      陈果:……】

     “对了,老板娘你说的那个唐柔的真身是什么?”叶修突然想起自己对着个名字很是耳熟,顺口问了一句。

      “你说柔柔?她的真身是凤凰。”陈果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咳咳咳……”叶修一口烟呛进了气管,咳个不停。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啊。”陈果见叶修呛到,还以为是震惊于这里会有一只凤凰。

       “是啊,没想到……”没想到凤凰一族的少主竟然会在茶楼做伙计。

       【枫千辰:你还不是一样,堂堂斗神还在茶楼算账。

         叶修:我这是情势所逼。

         枫千辰:呵……

         叶修:千辰你最近好像很跳啊~*^_^*

         (一阵罡风将作者扔出千里远)

         枫千辰:真不愧是夫妻!跟小周一个样!(咬牙切齿)qwq】

          “也是,想你这样的小妖,肯定没见过凤凰。”陈果一副明白人的样子,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是啊是啊,所以老板娘要多多罩着我一点啊。”叶修很是自然的接了下去,内心却在想着如果被熟识的人听到这些话会是什么反应。

        “放心,我的伙计,我一定好好罩着。”

         “果果,我回来了。”陈果话音刚落,一个眉眼间英气十足的姑娘便走了进来。

         “柔柔你回来的正好,你陪叶修出去走走吧。”
        
         唐柔看了叶修半晌,眉眼一展:“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