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千辰

已删LOFTER,缘见

Kings were always in charge of the dominion in history

Wars trade and alliances were no more than their finger-tip manipulated games

They were respected and paramount
but someone thought it was a joke

弦中溪石待发 牧童将巨人击溃倒下

琴声传递律法 惹红了少女的面颊

罗兰之歌写罢 野蛮人披上皇冠战甲

誓要将半壁江山收于我麾下

少年雄姿英发 三言两语间驯服骏马

聆听先知预言 做亚细亚的哲学家

无冕通行罗马 将无知宵小钉上十字架 在下 来时已兵临城下

愿怜悯成为旗帜上最优雅的纹章

为苍生沐浴荣光 我举起正义之枪(正义之枪)

雄鹰凯旋夜光杯饮佳酿

铁蹄昂扬征战在万里沙场上

新教堂号角响疾行着⻋马宝箱

受膏封赏加冕时请配上权杖

侍者端上那庆功的宴飨

嬉笑弄臣摆弄着怪诞的服装

眼见了盛世中壁画般起舞模样

焰火盛放初生的那太阳照亮了新筑的那道城 墙

骑士沦为棋子 信仰被拿来谈兵纸上

一生戎马封疆 只为换一座金牢房

歌姬抚琴纱帐靡靡声奏响索魂乐章

银杯撒地琼浆都化作了毒汤

美人梳洗月下 欲望割断了王的头发

博登湖畔灵魂被戒指戴上了铁枷

美索不达米亚毒草与风沙战马已先乏 臣下秘密在谋划暗杀

到最后旗帜安插在这乱葬的坟场

为何要将我推向不复潮水的中央(潮水中央)

渡鸦偷走修道院的陈酿

头骨荒凉掩埋在无字碑下方

号角响破教堂急行着车马宝箱

出逃仓惶林雾中暗箭却难防

侍者脱下那拙劣的伪装

嬉笑弄臣鼓吹着油灯的风向

眼不见谁扯线人偶般起舞模样

焰火盛放没落的那夕阳烧毁了最后的那座城 邦

凡世碌碌浮生梦名利场

谁敢自命立法则在世界之上

台面上最狂妄恶魔却装作羔羊

翻覆手掌银币的正反面人像

牌局终章谁称王谁煺场

用力出演不过是供他人观赏

命格里谁妄想篡改潮水的方向

黑红梅方不过是牌面上最渺小不足道的那⼀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