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千辰

已删LOFTER,缘见

【周叶】狐惑(5)

ooc严重!谨慎入坑!

本篇有喻黄

顺便预警,脱衣二杀,喻文州!(就扯开了个衣襟……毕竟少天还在旁边,不能太放肆啊,嘻嘻嘻嘻)

———————————————————————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最近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而且绝对和叶修有关。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啊呸,月白风清的夜晚,我们亲爱的少天大大决定跟踪喻文州。

     然而黄少天忘记了喻文州的真身是神兽白泽,手中更是握有掌控天下精怪的白泽精怪图,只要有异兽靠近那图便会有所感应。更重要的是,黄少天忘了自己的真身是金乌,,所以……【请自行脑补一个行走的灯泡💡】然后,他就被喻文州发现了,再然后他就跟着喻文州一起去了。

    【喻文州:没办法,不想对少天太严呢*^_^*】

    【叶修:啧,这是在秀恩爱么?老板娘,来烧了这对狗男男。】

   【陈果:……】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叶修你怎么说话呢?有本事来跟我PK啊,在哪儿放嘴炮有什么意思!】

     “来了?”叶修立于楼顶,对着来人说道。

     “嗯。”喻文州应了声,“前辈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我需要你的真元。”叶修开门见山地说道。

      “老叶,你要文州的真元做什么?”被缩小的金乌从喻文州的怀中扑腾出来,把三丈范围内照的亮如白昼。

      “哟~少天也来啦,正好好久没吃烧鸡了,今天我就开个荤吧~”

      “靠靠靠靠靠!叶不修你说谁是烧鸡呢?!”黄少天化为人身,作势要扑向叶修。

      “少天别闹。”喻文州喊住了黄少天,转头看向叶修,“灵力消失的如此之快,又需要我的真元……前辈这是……中了往生咒?”

      “不愧是神兽白泽啊,这都被你说中了。”叶修笑眯眯地抽了口烟。
 
      “不是吧?!竟然有人能给叶不修你下往生咒?!快快快,跟我说说是谁干的,谁……”声音戛然而止,黄少天发现自己光是张嘴,却不能发出声音了。

      “少天你还是安静一会儿比较好。”叶修捏了个决,笑的一脸“和蔼”。

      “少天要是有什么话过会儿单独跟我说吧。”喻文州摸摸快炸毛的金乌的头,并搂进怀中安慰。

      “五种真元你已经找了几个了?”

      “已经找了你和唐柔,加上我自己,一共三个。而且,我需要六种。”

      闻言,喻文州一向带着温柔微笑的脸上闪过凝重,上前几步,伸手扯开了叶修的衣襟。

      “喂喂喂,别动手啊,你家少天可在旁边看着呢!”现在见面都流行脱对方衣服么?叶修默默吐槽。

       “九婴和……那迦?!”喻文州探知着曼陀罗印记上的气息,很快便判断了出来。

        “文州大大很厉害嘛~”叶修将衣物随意地拢好。

        “如果是那迦,那就不能找张新杰了。青龙属木,和那迦的魔气遇上只会让你死的更快。看来只能去找魔尊了。”喻文州思索了片刻又开口道,“九婴的话,只有去找谛听了。他在修罗炼狱里这么长时间,真元应该会有克制之效。”

         “我也是这样想的。”叶修赞成的点点头。

         喻文州将黄少天缩小抱在怀中:“我和少天会暂时留在这儿,可以的话,把苏沐橙找来吧。六种真元,需要她来串连 ”说完,便带着少天消失在夜色中。

        “唉,真是麻烦呢……”叶修悠悠地抽了口烟,翻身落了下去。

——————————————————————

小小的脑洞:

      “不是吧?!竟然有人能给叶不修你下往生咒?!快快快,跟我说说是谁干的,谁……”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喻文州搂过黄少天,用吻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唇,并用柔软的舌尖细细地勾勒对方的唇形。

       【黄少天:(#/。\#)】

       【喻文州:(*^_^*)】

       【叶修:……要瞎了……我在这儿是不是有些多余……】

评论

热度(39)